廖祖笙:不及氏族社会的“共和国”

廖祖笙:不及氏族社会的“共和国”

习近平先生,听说你是一个孝子。在尊老爱幼方面,你我之间该是有共同语言的。又快到一年一度的中秋了,中秋自古就是一个吃团圆饼的日子,是一个千家万户其乐融融、尊老慈幼的日子。

此际我们不妨进行一番古今对比,这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到:这个日趋纳粹化的“共和国”,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“共和国”,在有些层面,实质已昏暗得就连氏族社会都不如。

中国远古时代的氏族社会,人们在竭尽所能赡养老人的同时,也对幼小进行最大限度的厚爱和保护。古文献中所记载的米廪,既是当时贮藏粮食的所在,也是集体赡养老人和教育孩子的场所。氏族社会的长幼有序,在古籍《尚书·尧典》、《吕氏春秋·尊师》等中,都有过相应的记载。

孔子的《礼记·礼运篇》,对彼时的大同景象和公序良俗,也有过这般描述:“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。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”。两相比较,这个徒有其名的“共和国”,就是给氏族社会抬脚都不配。

先生该也知道,这个所谓的“共和国”,实质是个共匪国。一个恶人的集合体,在为害井冈山的时候是匪,在沐猴而冠了几十年之后,也还一样是匪。国人苦于猖獗的匪患久矣,匪治之下,“活不好,死不起”成了常态,压在中国人头顶的,早已是高耸的六座大山。

“新中国”奴民的一生,说到底也就是被共匪“共产”的一生,你不幸投胎在共匪国,你在接受“优质教育”的时候被“共产”,你在看病的时候被“共产”,你在买房的时候被“共产”,你在翘辫子后也还是要被“共产”……从“超生”被罚得倾家荡产,到进了殡仪馆再被高额“专营”一回,奴民的一生从起点站到终点站,处处遍布了被夺泥燕口、削铁针头的痕迹。

“新中国”奴民的一生,说到底也就是步步惊心,被百般施以体制性羞辱的一生。你以为学校该是“最安全”的地方,殊不知你将子女送进奴化教育的学校后,有可能是将其送进了鬼门关。你的孩子有可能像我儿廖梦君一样在校园内被虐杀,之后其死就成了国家机密;有可能被斯文败类给带到校外去开房,在还是一个花骨朵的年龄,就血淋淋地完成了一个女孩到一个女人之间惨痛的裂变……你为共匪立过功、扛过枪、卖国命,你也一样是晚景凄凉,要么是像我一样被一再敲掉饭碗,要么是像数以万计的退役老兵,即便愤而包围了共匪的兵部,也还一样是解决不了养老的问题。

呜呼,习近平先生,“共和国”的此情此景,与中国远古时代的氏族社会比比,如何?与孔子所描述的“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”,如何?面对这样的一个恶人集合体,你怎么去“救党”?面对众多老人怨愤的目光,面对一些幼小的被公然置于困境,这个党又能怎么去“自信”?

(责任编辑:爱购彩都有哪个网址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iritto.com/renliziyuan/lizhishuji/201912/446.html

上一篇:台湾关系法40周年 前美众院议长将率团访台 下一篇:没有了